您的位置:首页 >蓝色图闻 >

童年又回来了!当非遗文化遇上现代科技 木偶也有了“机器心”

提到木偶,你会想到一说谎鼻子会变长的匹诺曹,还是人为控制的提线木偶?

那你有没有想过“机器人+木偶”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?济南木偶戏的传承人李秀平不仅想了,还付诸了实践。

传统or现代?

机器人木偶可以有

木偶戏在中国有2000多年的历史,是我国传统艺术之一,被列为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而对李秀平来说,小时候过年最有趣的莫过于村里戏台上的木偶戏,“我从小就特别喜欢,后来也是拜了老师去正儿八经学。”作为济南木偶戏的传承人,她清楚地意识到现在的儿童接触到木偶戏的机会非常少。李秀平说:“这么好的文化遗产,不应该淡出人们的视野”。她冥思苦想,决定亲自做木偶戏,让更多的人感受到非遗的魅力。

当准备大干一场时,困难来了。“我们演木偶戏的工作人员,光培训就要两三个月。演出一场五六个角色的戏,最少也要四个成年人。”传承难,普及就难。怎么才能降低木偶行业的准入门槛?李秀平学机械的老公苏卫星的一句话给她了灵感:现在机械代替人是趋势,机器人木偶也可以有。

从0到1,从1.0到3.0

上一代机器人木偶动着动着就哆嗦

如今,走进李秀平的工作室时,首先看到的是摆在陈列台上的几个传统杖头木偶,用一根木棒控制头部、两根操纵杆控制双手,木偶就能做出各种动作。但再向里面走,就让人大开眼界。工作着的3D打印机、正在建模的工程师还有用信号线连接着的机器人骨架,无不让人感觉进入了一个工业设计工作室。

“最早的时候我也考虑过跟现有的公司合作,跑了广州、深圳等地去接洽之后,发现没有一些成型的技术是我们可以用的。”从0到1,他们只能摸索前进。

4年时间,他们已经研发出了3代木偶机器人。

作为技术团队的带头人,李秀平的丈夫苏卫星用“笨”来形容1.0版本,木偶套在机械手上,只能动头和双手。2.0版本加入了面塑和编程,但“可靠性不够,动着动着就会哆嗦,眼睛也只睁一半。”目前团队已研发出了第三代木偶,其内部骨骼由3D打印机制作,可以屈肘、眨眼,还能坐着。木偶的动作全部由编程控制,一台五六个角色的木偶戏只需要一个人在后台控制位置变化即可。

老剧目or原创?

儿童剧更需要字斟句酌

新木偶要演出老剧目吗?这个问题,李秀平一早就想好了答案。

“木偶机器人只是一个载体,里面的内容和剧本才是我们的核心和内涵。”在木偶戏剧本创作过程中,李秀平也下了不少功夫,在书房一坐就一下午,一个小小的情节构造也要研磨老半天。因为传播的对象都是3-12岁的孩子,价值观尚在养成中,剧本更需要仔细考虑。

现在常演的剧本之一《济南传说》讲述了两个勇敢的年轻人拯救济南被污染的泉水的过程。“我们在剧本中加入了济南的名吃、小特色,比如泉水为什么清澈、大明湖的青蛙为什么不叫等小故事。”通过这台戏,小朋友们能体会到勇敢和坚持的重要性。除此以外,他们最新在开发的剧本以未来世界为蓝本,融入环境保护、垃圾分类等理念,引导孩子们尊重自然、敬畏自然,并为此设计了充满未来感的木偶形象。“不同的剧,我们会制作符合剧本的木偶,并根据人物的形象和故事情节进行编程。”

家门口&走出去

让儿童的童年有木偶戏陪伴

一次在幼儿园演出时,老师悄悄和李秀平说:“你看那个孩子坐得多直”。在李秀平看来,这是件很正常的事情,但后来才知道这个孩子有多动症,平时连5分钟都坚持不到。种种类似事情的发生让她加深了普及木偶剧的想法。“我们现在主要在推的就是‘家门口的木偶剧’,孩子们在社区、学校就能看到。”为了方便演出,她和团队还研发出了可以10分钟快速组装的便携式舞台。到去年年末,他们已经演出过上千场。

今年的疫情几乎断掉了所有演出的机会,这也让她有时间静下来好好思考公司的未来。“现场版演出是我们的优势,但疫情也让我们看到了线上的优势。”目前,李秀平团队已经与孔子学堂达成合作,为海外儿童提供录播的木偶剧,以声画结合的方式配合场景演绎,收到了不错的反响。

前几天,李秀平还买了直播设备,“还在研究着,没用过呢。”不过,现场演出依然是主要发展方向,“我们想在国内打造3000到5000个小剧场,让更多孩子的童年有木偶剧的陪伴。”

对机器人木偶,支持的声音有,但质疑的声音也不少。李秀平常会被问,你认为机器人木偶还算“非遗”吗?你如何平衡传统和创新的关系?

对此,她说,艺术在人手中才能焕发生机,我们将某种艺术评为“非遗”是因为希望它有朝一日可以不那么“非遗”,而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可以享受到的艺术形式,“而我,现在在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。”

闪电新闻记者 崔竞文 姚瑶 实习记者 孔然 刘馨桐 报道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